九价HPV疫苗也要抢!预约号26秒抢光,95后苦练手速,加价购买还成黑户

发布时间:2021-11-19编辑:admin阅读(10)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杜苏敏在社区门诊APP上预约九价HPV疫苗时,95后赵楠的手一直在抖。“要想入选,填写报名信息的时间必须控制在1分钟以内,不然就没戏了!”讲起当日的情形,赵楠依然有些紧张。在她参与的那场九价HPV疫苗预约当中,报名时长超过45秒的朋友们全都成了陪跑。而最近的一场预约显示,这个数字已经缩短至26秒。“这场未满26岁女人之间的竞争未免过于激烈。”赵楠对时代周报记者感慨道。HPV即人乳头瘤病毒,其持续感染是多种癌症的主要诱因,宫颈癌、肛门癌、阴道癌、口咽癌以及尖锐湿疣等疾病的发生均与HPV感染相关,最常见的是宫颈癌。HPV病毒有200多个亚型,分为高危型和低危型。HPV疫苗的“价”数越高,针对的病毒亚型越多,也意味着预防覆盖面越广。目前,全球市面上只有3种HPV疫苗,分别是针对HPV16、18型的二价疫苗,针对HPV6、11、16、18型的四价疫苗和针对HPV6、11、16、18、31、33、45、52、58型的九价疫苗。国际研究数据显示,九价HPV疫苗能预防90%的宫颈癌。2018年4月28日,九价HPV疫苗获得国家药监局有条件的上市批准,适用于16-26岁女性接种,采用三剂免疫接种程序。这是有史以来在中国获批最快的一款药品。从申请到获批上市只用了8天时间,随后仅用11天便完成首个增补采购在海南落地,堪称“火箭速度”。此前,由于九价HPV疫苗尚未在内地上市,内地很多女性只能选择前往香港注射。络绎不绝的接种者甚至一度让香港的九价HPV疫苗“断供”。而在国内上市后,九价HPV疫苗的需求量也在逐年猛涨,市占率从上市第一年的17.06%增长至2020年的56.36%。“打不打,到哪打,怎么做攻略抢苗,价格是多少,九价疫苗一下子成了女生之间最流行的话题。”赵楠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不求免费,但求有苗”,已经成为女生们眼下最朴素的愿望。随着社会公众对宫颈癌认知程度的加深和相关知识的推广普及,九价HPV疫苗的热度始终高企。供求不平衡下,疫苗依然面临紧缺难题,“一针难求”“排队到两年后”“42万人摇号中签率不足2%”等消息频频见诸报端。女生们预约要靠抢,抢不到又等不起的,只能付出更高的金钱代价,甚至铤而走险。这其中,不仅催生了专门对接医院与消费者、从中赚取服务费的中介平台,同时也滋生出黄牛横行牟利、博主收割流量等问题。抢苗也内卷赵楠身边打上九价HPV疫苗的女生借助的渠道多种多样,真正通过预约和摇号上岸的却是凤毛麟角。“有靠家里的关系才打上的,也有特地跑到澳门去打的,还有人因为价格和约不上的原因,最终选择了四价疫苗。”赵楠说。在所知的所有“抢苗”故事里,赵楠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北漂的学姐。为了打上九价HPV疫苗,学姐专门跨省到河北的社区门诊。“就在燕郊的防疫站,要假装成附近的小区居民,并且只能用现金支付。”赵楠表示,三剂的价格在4000元左右,唯一的缺点就是麻烦。同样执著于九价HPV疫苗的赵楠,则是借助小红书上的“抢苗”攻略成功约上了社区门诊的平价疫苗。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得益于小红书博主教的技巧,她只用了不到40秒的时间就完成了报名提交。最后预约成功的名单显示,她的名字刚好卡在倒数几个。而在小红书平台上,与“九价”相关的笔记数量超过17万篇,相关商品超过300件,与“九价抢苗攻略”相关的笔记也超过1万篇。“太卷了!”在赵楠看来,为了抢苗拼手速,越来越多的女生被迫学习各种技巧,从而缩短报名用时。“你觉得花精力学这个有意义吗?根本一点都没有。”她表示。(图片来源/视觉中国)与此同时,冷链运输九价HPV疫苗也成了一种小众的选择。以“九价冷链”为关键词在小红书上进行搜索,相关笔记超过200篇。不少用户称,自己是从香港溢价购买九价HPV疫苗,再通过顺丰冷链运回内地,自行找人注射。从用户透露的价格来看,三剂的售价在5800~7000元不等。然而,对于冷链运输的方式也存在诸多质疑,包括这种方式是否涉嫌走私,过程中疫苗会否会发生变质。有自称在香港医疗中心工作的用户留言评论称,“绝对绝对没有任何溢价诊所存在邮寄疫苗的方式,全部都是中介个人行为,疫苗来源存疑。”她强调,没有医生签字和诊所盖章的疫苗不可以接受,而且疫苗不可以邮寄。顺丰速运客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正常情况下,疫苗等生物制品不能通过冷链邮寄。如果有月结账号(即会员),则可以。根据九价HPV疫苗针剂盒上的贮藏提示,疫苗需要2-8度避光贮存,不可冷冻。自冷藏室中取出后,应尽快接种。某三甲医院妇科副主任医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九价HPV疫苗是灭活疫苗,需要冷链保存运输,只要冷链保存,有效性就可以保证。“可以通过铜钱标志颜色变化来判断疫苗能否正常使用:当标签内圈白色部分无变化时,疫苗正常;当标签白色部分逐渐变成紫色或更深的颜色,表明温度已超出疫苗可承受范围,疫苗必须报废。”该副主任医师说。花高价购买,被迫成黑户抢在疫苗接种年限即将到期前,上海95后女生微微终于上了车。“我为这个事情忙活了两三年,通过各种方式去社区门诊预约,还去淘宝上买,结果一个也没成功。”微微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透露,今年9月,她最终以7500元的价格抢到了私立医院的九价HPV疫苗,并很快完成了第一针的接种。“机缘巧合下刷了他们的公众号,就抢到了,因为店庆还减了200块钱。”微微称。目前,上海本地社区门诊的九价HPV疫苗价格为1303.5元/针,三剂共计3910.5元。尽管成交价较官方售价高出一倍不止,但微微还是觉得庆幸,一方面是马上就26岁了,另一方面,时间再拖下去,疫苗的价格还得涨。“我一直在关注九价HPV疫苗的价格,两年前,身边同事4、5000元就能在私立医院预约到疫苗。”微微称。而她却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眼看着电商平台上的九价HPV疫苗价格从7200元涨到7880元。今年5月,微微以7200元的价格在电商平台上成功预约到了私立医院的疫苗,但一直等到8月也没有接到接种通知。通过询问客服,她才知道自己被“放鸽子”了——疫苗一直没货,已经支付的费用也被全额退回。无奈之下,微微只能以更高的价格重新购买。这一次预约,她花了7880元,但一个月后,再度因缺苗被退款。“这特别不好,造成了我的损失。”微微对此有些愤愤不平,“我本来想找人投诉,却发现没有一个可以联系的人,你只能跟店铺客服聊,但一点用都没有”。时代周报记者以“上海九价疫苗预约”在各大电商平台上检索,目前,电商平台最低价为7289元/3针(不含体检/筛查),最高则达8500元/3针(不含体检/筛查)。多数店铺都显示有现货,少数注明预计1-3个月开针或下单等待排期。抢到疫苗,并不意味着幸运。明面上,微微是通过私立医院的公众号预约到了疫苗接种,但实际上,风险早已暗藏其中。“接种疫苗的地方并不是私立医院,而是一家体检机构,负责接种的人也非常不专业。”微微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接种后,自己的手臂一直在流血,连续肿了两个星期。另一方面,对方提供的收据上明确标注着收费4000元,这一数字与微微实际支付的7500元相差甚远。更奇怪的是,在打针前,对方甚至通知她,在医院不要提到中介平台预约、费用问题,并要求其伪装成某医药企业的员工。“我都不能说我的真实身份,也不能询问任何关于这个针剂的信息。”微微不能理解,明明是通过正规渠道且花了高价购买的疫苗,为什么享受不到应有的服务,而且还要像黑户一样隐藏着自己的身份。和微微一样被迫成为黑户的女生不在少数。就在接种当天,和微微同时出现在这家机构的女生超过50位。“在我眼里,这些女生都是富婆。”微微对时代周报记者说。(3月3日,海南省博鳌超级医院,一位女士在注射九价HPV疫苗。图片来源/视觉中国)黄牛横行,代预约真假难辨对于25岁的小雅来说,她的烦恼则是,有钱也抢不到。苦于约不上杭州当地社区门诊的九价HPV疫苗,小雅在今年9月选择从电商渠道上购买,但2个月过去了,她还是没收到何时接种的通知。11月3日,小雅在微博上联系了代预约九价HPV疫苗的黄牛,但三个账号问下来,她觉得对方并不靠谱。其中一个账号在小雅表达了预约意愿并提供相关身份信息之后,发来了短信,短信显示她已经成功预约了11月15日到杭州市康桥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接种九价HPV疫苗。在仔细询问下,两个不同名称和头像的账号给小雅发来了营业主体同为“上海瑞慈水仙妇儿医院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以证明自己的可靠性,但预约价格却并不一致,分别是100元和500元。对此,小雅向对方提出质疑,自称是“国内九价- HPV疫苗预约啦”微博在线预约员的尹鑫承认,另一个账号与其同属一家公司,但在线的工作人员不止一个。对于预约价格为何不一致,尹鑫没有回答。让小雅警惕的还有缴费方式。对方声称,需要下载手机银行进行转账,不能自行缴纳,也不接受支付宝、微信等电子支付方式。时代周报记者向尹鑫询问能否预约拱墅区(康桥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所在区域)的九价HPV疫苗,对方表示,目前查询到康桥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有3个名额。随后,时代周报记者联系了康桥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是假的,我们从去年开始九价疫苗就没货了,四价疫苗也缺货三个月了。”“医院对外都是这么说的。只要我们这边预约上了,他们就会帮您接种。这是我们内部的预约渠道。”尹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面对时代周报记者的追问,尹鑫又改口称,“如果康桥街道没有,我们会跟进您附近的疫苗接种点进行接种。”与尹鑫有着相同企业营业执照的账号运营人员王薪琪也对时代周报记者称,“我们是跟社区内部有联系的,你直接去问,不一定有人告诉你。”“我们是跟社区内部领导联系的,合作了三年左右。”她强调道。根据尹鑫向时代周报记者提供的工作牌,工作牌上印有“约苗app授权微博在线预约九价HPV疫苗”、“四川马太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马太科技”)的字样。对于工作牌上的公司和营业执照上的公司为何不一致,尹鑫表示,“我们工作在四川,总公司在上海。”时代周报记者就此联系马太科技,公司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约苗”只有一个官方认证的微博,有30多万粉丝,“其他所有说是‘约苗’工作人员给您预约的,统统都是骗子,并非‘约苗’官方人员”。官网显示,马太科技通过互联网手段,建立微信公众号“约苗”等服务平台,为用户提供疾病预防信息与服务。通过“约苗”“约苗管家”产品体系,搭建起了连接用户与预防服务机构间的信息和服务的桥梁,提供疾病预防信息、疫苗预约接种、“农村妇女乳腺癌&宫颈癌检查”等公共卫生服务。“九价HPV疫苗仅限于‘约苗’app及其公众号上预约。”他对时代周报记者强调道。时代周报记者以“九价预约”为关键词在微博上进行搜索,类似于尹鑫和王薪琪这类提供代预约服务的账号总共超过110个,粉丝总数最少100上下,最高达27.2万。在小红书上,与“九价黄牛被骗”相关的笔记则超过100篇,不少女生遇到了和上述一样的套路,被骗金额在4000~7200元之间不等。目前,王薪琪的微博账号已经被投诉封号,但女生们的“抢苗”大战还远未结束。(应采访对象要求,赵楠、微微、小雅均为化名)

标签传媒

评论